|

在上一篇山下学堂的分享中提到,“小雀斑”在准备霍金这个角色时,查阅了霍金的采访、纪录片,还研读了霍金的所有物理学著作,并请物理学教授为他指导。


我们通常只能看到演员在镜头前的表演,其实从拿到剧本开始,演员就要分析文本、查阅相关资料、写人物小传等,做大量的文字准备工作。梁家辉为人物写十万字人物小传,莱昂纳多为进入《盗梦空间》的梦境世界研读解梦经典……这是演员进入角色的第一步,这一过程就是演员常常提到的“案头工作”。




为什么演员要做案头工作?


在电影中,是演员把艺术形象从剧本搬上银幕,将文字的描写变成活生生的直观形象。因此,分析剧本、理解角色,就成为演员创作过程中首先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俄国评论家别林斯基指出:“演员的表演是创造性的,天才的。他不是作者的助手,而是在创造角色中与作者相称的合作者。”角色虽然来自剧本,但在理解剧本、表达思想内涵的基础上,演员还要通过大量的案头工作再创造,把人物独特化,魅力化,才能真正让人物“活”起来。


案头工作在做什么?


从剧本出发

如果说地图是旅行者的指南,那么剧本就是演员创作的指南。


演员对角色的塑造,不能离开剧本中描绘的人物形象。通过充分的剧本分析,演员才能真正体会作品的思想内涵,角色的性格特点,以及角色在全剧中的地位与作用,为进入角色做好第一步的准备。


秦海璐曾分享作为一个演员,是怎样做案头工作的:在看剧本的时,她不只分析自己的戏份,其他角色的部分也要一并阅读。剧本主旨是什么、每个人物在何时、说什么等等,都要做到心中有数,同时也要思考角色行为背后的逻辑,这是演员分析剧本的基本要求。“前期功课做足了,把事件逻辑和情感走向把握好,到了片场,自然而然就能进入角色。”


阅读原著,挖掘细节


想要呈现丰满的人物形象,只着眼于剧本是不够的。经过原著改编的作品,演员还要研读原著,在原著中挖掘更多的信息和细节。故事情节如何发展,矛盾冲突如何演变,人物和人物关系如何表现,都会在原著中找到更多依据。


经典作品87版《红楼梦》的演员在正式拍摄前,经历了长达两年的准备与训练,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研究原著,剧组还邀请红学家为演员解读原著。“我要求所有人立刻开始读书,他们要和书中的人物谈恋爱。”《红楼梦》导演王扶林认为,只有理解了书里的宝黛们,现实里的他们才有可能成为真实的人物。


▲ 87版《红楼梦》剧照


导演田壮壮曾在山下学堂大师分享课上讲述,在《吴清源》筹备期间,主角候选人张震不会下围棋,但知晓电影拍摄计划后就去详细了解了吴清源的人物生平的故事。而为电影《树王》挑选演员时,田壮壮发现很多慕名而来的年轻演员只是从网络上粗略了解故事,并不曾真正阅读过小说。田壮壮对此表示:“这就像吸二手烟,最容易毁身体了。”


▲ 张震在《吴清源》中饰演吴清源


查阅背景资料


当故事涉及到特定的领域或人物时,为了准确地刻画人物,演员还要额外查阅相关背景资料,寻找人物真实的生活状态。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曾塑造过许多性格迥异,时代背景完全不同的人物,案头工作是他进入角色很重要的步骤。在准备《飞行家》(The Aviator)时,他读了主人公原型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几千页的传记,看了许多休斯的新闻。莱昂纳多和导演、编剧一起,在两年内修改了十五次剧本,只为了让休斯的强迫症有意义而不滥情。莱昂纳多表示,这些案头工作的目的在于,“角色必须有真实性、可靠性,我无法融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剧情里。”


▲ 莱昂纳多《飞行家》

 

而拍摄《盗梦空间》(Inception)时,他为了了解电影中描绘的世界,阅读了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等解梦相关书籍。同时和导演诺兰(Christopher Nolan)讨论片中梦境的结构,理解导演对梦境的理解和想象,再结合阅读到的科学理论,分析诺兰创造的梦境中的一切。



▲ 莱昂纳多《盗梦空间》


为角色写人物小传


编剧在写剧本时,通常已经为人物写了小传。而有些严谨的演员,在做好剧本分析、背景资料收集等工作后,为了更准确理解和塑造角色,还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写人物小传。


写人物小传需要演员运用想象力,把一个人物从无到有,变得立体、丰满。每个演员也会有自己撰写人物小传的角度。


梁家辉在撰写人物小传时,会深挖人物每个细节的问题。他在《冰河追凶》中演一名东北警察。拿到剧本后,他首先问自己:“作为一个香港人,我为什么大老远跑去东北演一个警察?”所以在写人物小传的时候,他首先设定自己是南方人,只是因为婚姻关系,把户口调到了东北,在东北当了一名刑警。剧本中警察周鹏与妻子之间的感情不好,梁家辉在人物小传中就设定妻子是一名无国界医生,经常出差往外跑,而周鹏也忙于工作,导致夫妻感情淡薄。他又继续在人物小传中设定这个警察的人物性格、与不同人之间的关系,慢慢的,周鹏这个人物在梁家辉的笔下便丰满鲜活了起来。


▲ 《冰河追凶》


在拍《黑金》之前,梁家辉甚至写了10万字人物小传。梁家辉饰演的是周朝先原型是台湾电玩大王周人参与一代枭雄罗福助的结合体。他提前到达人物生活的台湾,看完剧本之后,又自己搜集了很多当年的报道杂志。看完这些材料之后,他又重新读剧本,再着手为周朝先书写人物小传。


演员的案头工作即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通过理性的分析找到故事和人物背后的逻辑,通过感性的想象和体会让人物有血有肉,这样案头工作才能为角色建立腾飞的跑道。梁家辉写的人物小传不是叙述角色做过的事,而是着眼于他日常生活中的样子。梁家辉做案头工作时了解到人物原型的这个群体不喜欢穿皮鞋,所以在片中加入了周朝先穿着西装却搭配一双人字拖这样的生动细节。通过日复一日的案头工作,在真正开拍时,梁家辉可以直接把这10万字全部扔掉,因为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的世界。


▲ 《黑金》


戏外,“案头工作”还在继续


演员的功夫不仅仅在镜头前,这是一个需要常年与文本为伴的职业。


山下学堂大师工坊中,姜老师也曾鼓励学员,一定要加强文字阅读。“演员要跟文字打一辈子的交道,演员必须要像诗人、像小说家,从文字中获得想象,能够触景生情,能够敏锐地感知到生活中的事物和情感。”所以,演员除了要为准备具体的角色做大量功课外,平时也要不断汲取文学和艺术养分,充实自己的内心。

 

“大表哥”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曾在剑桥大学进修英国文学,如今他每年读300多本书,已经成为英国权威图书大奖布克奖的评委会成员,还客座编辑了一期文学杂志 The Junket,为了让更多人爱上读书,他录制了多本有声书供大家收听;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曾一度将最喜欢的书改编成电影剧本,包括吉莉安·弗琳(Gillian Flynn)的《消失的爱人》(Gone Girl)和谢丽尔·斯特雷德(Chery Strayed) 的回忆录《走出荒野》(Wild),她还在Instagram上发起了读书俱乐部。


▲《消失的爱人》



▲ 《走出荒野》 


同时,许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都是立体丰满的,丰富的文学给养能帮助演员塑造更饱满鲜活的角色。


因为《蜘蛛侠》(Spider-Man)被观众认知的美国演员詹姆斯·弗兰科 (James Franco) 拥有加州大学、纽约大学以及耶鲁大学等7大名校文凭,有1个学士,4个硕士在手,2个博士在读。他会利用拍电影时妆发和等待的碎片时间,来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普鲁斯特,完成课堂要求的书单、小论文写作。弗兰科已经为学校制作了三部关于诗歌的短片和一部人物故事片,他写的第一本书《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也已经出版。弗兰科认为,“尽管我在电影界工作很努力,但进修和学习也是我应该做的工作,学习艺术让我感到非常纯粹。”


▲ 《蜘蛛侠》中的 詹姆斯·弗兰科


在影片《嚎叫》(Howl)中,他饰演了自己非常熟悉和热爱的诗人金斯伯格 (Ginsberg),“我不仅应该了解他的生平,更应该理解他的诗。”凭借对诗歌纯粹的热爱和对角色的理解,他将上世纪诗人“寻找新事物”的精神传递给了新的年轻一代,这部影片也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



▲ 《嚎叫》


演员的职业生涯中会遇到各种不同背景的角色和情境,用终身学习给予自己充沛的文化滋养,将充实的内心赋予角色,才能让职业生涯持续焕发生机。


图片来自网络参考资料

  • 《案头工作在塑造人物过程中的重要意义》 李晓林 戏剧之家 2018年 第13期

  • http://ent.cri.cn/20181211/56b7adcd-a7b0-7e7b-b998-d527c8dff619.html

  • https://www.npr.org/templates/story/story.php?storyId=130046168

  • https://www.nytimes.com/2010/09/12/movies/12ryzik.html

  • https://mp.weixin.qq.com/s/nfHMF3fhps3q3Cy7sBfXGg

  • http://www.happyjuzi.com/article-188121.html